「這是什麼感覺?」她停滯在階梯口,喃喃自語,用只有自己才聽得見的音量,向自我告白。已經多久,沒有感覺到自己心臟跳動的頻率?已經多久沒有仔細感覺過呼吸空氣的節奏?從自己選擇的未來被家人否定以後,她就已經忘記活著是什麼感受。她只是不斷的努力維持完美家庭的形象,縱使丈夫外遇、孩子不回家,她還是每天打扮的光鮮亮麗出門買菜,與街訪鄰居高談闊論持家祕訣;無論丈夫怎麼低聲下氣求她,她都不願意簽下離婚協議書,甚至多次以死相逼,弄得自己因為壓力過大而胃出血住院,更鬧得整個家雞犬不寧,她知道所有的人表面都畏懼她,私底下鄙視她,縱使如此痛苦不堪、失去尊嚴,她仍堅持維繫這一份粉飾太平的婚姻關係!

因為她很恐懼。

文章標籤

DaGo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