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感覺?」她停滯在階梯口,喃喃自語,用只有自己才聽得見的音量,向自我告白。已經多久,沒有感覺到自己心臟跳動的頻率?已經多久沒有仔細感覺過呼吸空氣的節奏?從自己選擇的未來被家人否定以後,她就已經忘記活著是什麼感受。她只是不斷的努力維持完美家庭的形象,縱使丈夫外遇、孩子不回家,她還是每天打扮的光鮮亮麗出門買菜,與街訪鄰居高談闊論持家祕訣;無論丈夫怎麼低聲下氣求她,她都不願意簽下離婚協議書,甚至多次以死相逼,弄得自己因為壓力過大而胃出血住院,更鬧得整個家雞犬不寧,她知道所有的人表面都畏懼她,私底下鄙視她,縱使如此痛苦不堪、失去尊嚴,她仍堅持維繫這一份粉飾太平的婚姻關係!

因為她很恐懼。

「你真的很沒用耶!」

「難道連大學也考不上嗎?」 

「真不知道養你這麼大是要做什麼?」

「都幾歲了還那麼笨?」

「你以為光憑愛情就能填飽肚子嗎?」

「你要嫁給他就不要想拿半毛家裡的錢!」

從小她就一直被認為是個膽小嬌弱的女孩,功課不好、才藝也學不來,唯一擅長的事情就是打掃房子,但是家裡總有家庭助理打理一切,所以毫無長處的他總被妹妹瞧不起,被父母罵不爭氣,家人對她的要求,就是希望她能夠在適婚年齡趕緊找個好對象嫁出去!畢竟,她出生在一個高學歷、高收入的富貴人家,本身沒什麼特長足以炫耀的話,就只能靠夫家的家世背景來妝點自己暗淡無光的人生履歷。 

偏偏!她愛上一個窮小子,還未婚懷孕!當她堅持要嫁給現在的老公時,差點被斷絕親屬關係,她感覺這段婚姻在開始前就被狠狠的詛咒!

所以她真的很恐懼,她不能讓詛咒成真,因為她沒有退路了。

被認為什麼事情都辦不到的她,竟敢妄想選擇自己的人生,果然跌了一跤,這就是懲罰吧?她攜帶著這份自我譴責,面對著已被預言的悲劇人生。當婚姻變了調,她的人生也失去了方向,的確,她是很想放棄生命,就如同穆直說的,她只是在尋覓死亡的理由。只是……   

DSC00547.JPG

「我相信你」

這句話闖進了她的悲劇裡,宛若日光傾洩般,衝破黑暗。

她從來沒有想過,原來自己渴望的,只是被信任而已。

 

「希望父母可以相信她的存在是有價值的。」 

「希望家人可以相信她擁有足夠的能力過生活。」 

「更希望,自己可以相信自己的存在,是值得驕傲的!」

 

思緒如暖流竄進血液裡,洗滌著早已決定悲傷的頭腦,此時她突然明白,其實信任並不是屬於頭腦的領域,思考永遠導向懷疑,信任是屬於靈魂的、是屬於心的,信任不需要被分析,被證明,信任是一種直覺上的感動,信任是一種──溫柔。

 

她抬頭凝視著駕駛座上的穆直。

 

「我要上車……

 

一個嬌小的身影打破這一度終於美好和諧的氛圍!她出現在女乘客的背後,幾乎是以重疊的姿態現身,以致於穆直根本沒有發現看見她。

     DSC00520.JPG

少女擁有一雙宛如野生動物般澄澈圓潤的眼眸,微微上揚的眼尾略帶鳳眼的神秘氣息;延伸在短髮烏黑色澤之下的,是頷頸與鎖骨的皎白膚色;她穿著樣式中性的駝色針織上衣,搭配九分褲與平底鞋,被雨水沾濕的褲管露出纖細的腳踝。

 

「借過……

她的臉上沾著水珠,眼神朝向車廂內的空位,口氣平淡卻深具份量。

 IMG_1268.JPG  

女乘客不自覺地讓開,側身讓這名少女通過後,自己也快步走下車,或許是有些尷尬的關係,雖然下車後並未走遠,卻始終沒有回頭。

 

關上車門,穆直緊握著方向,此時他盡可能的將注意力全部投注在開車這件事情上,畢竟剛才與乘客發生的衝突,是他進到公車處以來的第一次!

 IMG_1234.JPG    

他並不是非常擅長與人溝通內心的想法,因此一開始擔任駕駛長,就非常認真地學習待客之道;只要有人在下車時,隨口說聲「謝謝。」對他而言都是莫大的肯定,因為這份感謝,代表著乘客對這一趟旅途的感受是滿意的,這對穆直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體驗。因此,今天遇到這名與自己聊天的乘客,他也是盡其所能地希望可以傳達自己真正的想法給對方,他始終相信,發自內心真實的語言,對任何人而言都是最好聽的對白。

「喂!羊咩(穆直習慣只叫前面兩個字),你前面說這位乘客掉了東西,你指的是什麼?」 

穆直用最小聲的音量,悄悄地、試探性地詢問羊咩咩──難得穆直這麼認真地正視這隻羅莉小羊仔的意見,通常這個時候,羊咩咩早已經大肆爬出口袋,並高談闊論牠的發現直到被制止為止;可是居然一點而動靜也沒有!

這就奇怪了,穆直伸手摸摸口袋,卻什麼也沒有!?

「怎麼可能!」縱使內心一驚,他仍努力地保持鎮定;其實穆直本身的性格不太容易緊張,只是遇到跟布娃娃們一同出門的情況──尤其是性格最難控制的羊咩,他就會顯得繃緊神經。

IMG_1278.JPG  

「難道跑出去了?」穆直開始從後照鏡搜索羊咩咩的蹤跡,只見剛剛上車坐在倒數第二排的少女,嘴裡似乎含著一根棒棒糖,手上並把玩著某種東西,那「東西」似乎會動!?

突然間穆直聽到耳熟稚嫩的笑聲……他有一種大事不妙的預感。

「阿……阿直,救命啊……她…她搶我的糖果……哈哈哈哈哈哈哈……」 

少女不知何時,竟然抱著今天的一日小跟班──羊咩咩!還將牠肥嘟嘟的白胖肚子翻面朝上,恣意搔癢玩弄著,而羊咩咩自己更是笑得合不攏嘴!

看到當下的場景,穆直的腦袋全部空白!

「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只有「完蛋了」這三個字清楚地在穆直的腦袋瓜子上頭飛舞旋轉著!他心想,一個大男人被發現上班還帶著如此幼稚的布偶,只會有以下幾個結果:

一、被當成心理變態。

二、被當成戀物癖。

三、目前還想不出來。

不是,這應該不是重點吧?重點是玩偶會講話是怎麼回事,等一下該怎麼解釋?說是腹語術?距離這麼遠也太扯了!用有裝電池瞞混過關?可是玩具會吃糖又該怎麼解釋?魁儡術?夠了!又不是《火影忍者》!如果可以,此時他還真的希望這是可以用忍術解釋這一切的現象,該有多方便!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此時穆直雖然仍面無表情,但是內心早已敲鑼打鼓翻天覆地簡直快瘋了!!!

 

「啊……小羊的腋下脫線了……」少女面無表情地說著。(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GoBus 的頭像
DaGoBus

打狗扛霸子--高雄市公車部落格

DaGo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