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3月。

那天出門,原本是打算採購一些縫製玩偶的布料,因為上個月遇到情人節,訂單明顯增加了五成,讓本來就只有一個裁縫師的老店,變得更加忙碌不堪,導致許多材料早已用完卻苦無時間補充,更重要的是,一直悶在店裡做玩偶,除了被老妹嘲笑是宅女外,連父母都開始嘮叨說要介紹結婚對象──拜託,我也才二十一歲好嗎?

說到年紀,更有一件讓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困擾水滬很久。

「做這些娃娃~做到都變成娃娃臉了!」外表成熟美艷實際上才二十歲的妹妹房水卿,總愛到店裡來調侃自家滯銷的老姊,依照她的論點,她認為姊姊就是長得太像小孩子,所以才會交不到男朋友。

水卿抱起店裡的兔子布偶,捏捏蓬鬆柔軟的大耳朵。

「不過姊姊手藝倒是真的很令人激賞~呦!」

「妳少來了。」水卿話還沒說完,水滬就知道她一定又有什麼鬼主意。「妳這次又想拗我做什麼苦工?」實在不是水滬小氣,她還記得去年十二月的時候,水卿突來店裡找她,以奇低無比的姿態請求水滬幫她在三天內縫出一具仿真人的玩偶,因為做得實在太過逼真迷人,現在還放在水卿就讀的大學圖書館展示呢!

 

與其說是玩偶,倒不如說是人偶吧!──水滬一直都很排斥製做真人樣貌的偶,雖然她製偶的技術,就是從一個日本的人偶師傅那兒學來並加以改良的。

 

要不是平實高傲的水卿突如其來的哀求姿態讓水滬一時心軟,她壓根本沒想過回到臺灣以後還會有需要製做人偶的一天。

 

不過話說回來,這次製做的人偶是「賽姬」,就是希臘傳說裡愛神邱比特的戀人,是為了配合水卿所主辦的神話耶誕晚會死命趕出來的裝置藝術,不過聽說當這個偶出現在會場時,引起了不少騷動──因為實在是嚇死人的逼真。

 

「總之,別想再濫用我的專業了。」 

丟下這句話,水滬拎了包包,別過頭就出門,離開之前她隱約聽見水卿大喊著:「什麼濫用?有必要說得那麼嚴苛嗎?還有,妳這樣就出門,是故意要讓我看店嗎?」

「也該換妳回饋我了。」水滬難得露出抹勝利的詭笑。

 

 

本來是打算買點東西後,去咖啡廳喝杯飲料翻翻雜誌讓自己放鬆一下,順便搜索新作品的靈感,沒想到遇到了午後雷陣雨,沒帶傘的情況下只好趕緊就近躲進公車亭避雨──本想假寐,卻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關於夢的細節,在意識甦醒的瞬間忘卻。她只知道自己做了一個很深刻的夢,心裡殘存著淡淡的憂愁,卻是沉靜的。

 

雨停了,要搭的班次剛好也到了,上了公車後,她隨意地找了位置坐下來──才發現椅子旁邊趴著一隻很可愛的羊玩偶。她故意逗弄它一下,發覺這是少見的靈魂覺醒的玩偶,因為實在無法抵抗可愛的東西,便和它玩了一下,也多虧可愛的羊玩偶消除了她纏繞心頭的憂愁感。

「讓我好好報答你吧。」下車前,水滬在羊咩咩耳邊如此傾訴。

 

 

IMG_1557  

「這是記憶障礙嗎?」水滬起身,空洞漆黑的瞳孔凝視著前方,全然陌生的景色,讓她感到茫然,雖然她知道自己本來就有一忙起來記憶力就會奇差無比的毛病但是,她第一次遇到這種完全摸不著頭緒的狀況。

 

「早安……」她習慣性地脫口而出後陷入無比的沉默。

所以我還在夢中嗎?水滬認真地思考著為何自己身處陌生的房間,她呆呆地直視遠方,絲毫沒有發現身邊的穆直一臉驚駭的表情。

 

IMG_0852222    

▲這是睡迷糊的水滬,在模糊視線中的羊咩咩 XD   

「呦!現在是下午,所以是午安喔~」

「喂--羊咩!」穆直摀住羊咩咩的嘴巴阻止它繼續說下去。

IMG_1546

「有什麼關係嘛?」鴨寶蹦上了水滬睡的床,威武地把持槍械逼近水滬。

IMG_1549

   

「反正她都送羊咩咩回來了,阿直,你就面對她已經知道你的玩偶會說話的事實吧!」語畢,鴨寶將槍管對準水滬,開口便道:「報上妳的姓名、職業、國籍、住址等個人資料!勸妳不要說謊,否則無法擔保妳的生命安全!」

 

「呃??」水滬與穆直同時發出錯愕的驚呼。

「快說!」

「咦?」

「咦什麼咦,裝傻無用,快點說!」

「好可愛……」

「什麼意思?」

「好可愛的鴨子……」    

「什什什什什麼???」鴨寶瞬間漲紅了臉,胡亂地揮動雙翅並跺腳,連槍都被它揮到了地上。

「好……好高明的招式!」鴨寶又羞又怒地逼近到水滬臉龐不到十公分的距離。

「不要以為妳花言巧語個幾句話我就會上當!快說,妳接近我家羊咩咩的目的是什……麼!?啊!!!」話還沒說完,鴨寶就被水滬抱了起來,湊到臉頰旁又親又蹭~「好可愛的玩偶……這麼有活力,想必你的主人一定很疼愛你吧!?」水滬溫柔地讚美著鴨寶,讓原本掙扎不已的鴨寶也變得老實又溫和了起來。

「我的名字是房水滬,專長是製玩偶,國籍臺灣……呃……還有什麼是鴨警官需要知道的呢?」水滬溫柔地微笑詢問,她的表情很愉快,跟前兩次穆直見到她那種有點冷漠又木訥的印象差很多。

水滬似乎把玩偶當作自己的孩子般對待,從她小心翼翼捧著鴨寶的姿勢就可以看得出來,她有多麼的珍惜這個玩偶。

「沒……沒事啦!大膽刁民!快放我下來!!!」鴨寶驚慌又手足無措地將頭轉向穆直的方向,用眼神示意要穆直趕快幫它解危。

「還大膽刁民咧……緊張到變成古代鴨了嗎?」穆直看著鴨寶快要落淚的表情,突然覺得很有趣,索性假裝沒看懂鴨寶的眼神,故意摸摸它的白額頭說:「這小傢伙就是容易害羞,其實妳這樣誇它很心裡高興得要命呢!」穆直一派輕鬆的口吻讓鴨寶氣到虛脫,到最後懶得掙扎了!倒是水滬,因為穆直出聲說話,才讓她意識到原來自己身邊還有「陌生人」!她瞬間收斂了表情,又變回原本看起來有些嚴肅又神祕的姿態。

 

當水滬變回冷漠的模樣後,房間的氣氛瞬間凝結,並沉默了將近三分鐘,時鐘滴答滴答的聲響不斷強調著此刻尷尬的氛圍,最後是穆直終於按耐不住,決定主動破冰!

 

「謝謝妳送羊咩咩回來,還幫它修補破掉的地方。」 

 水滬凝視著穆直,注意到房間裡有許許多多非常可愛的玩偶都有著栩栩如生的快樂表情,穆直手上的羊咩咩早已爬回海豹小胖背上,正俏皮地對她擠眉弄眼,而手上的鴨寶雖然掙扎卻看得出來其實它過得很快樂。

  IMG_15542        

 

「因為你很珍惜它們,所以我只是配合你的期待罷了。」

 

水滬輕輕地將鴨寶放在棉被上,鴨寶一溜煙就跑下床。水滬的表情雖然沒有明顯地變化,但是卻可以感覺到柔和許多。她伸出手撫摸羊咩咩的額頭,而羊咩咩就順勢滾上水滬的手掌中撒嬌。

「我想起來了!」

想起什麼?在穆直這麼提問以前,水滬就接著說下去。

「我來這裡,也是為了協助你完成另一個期待。」

「我的……期待?」穆直對於水滬的說法摸不著頭緒,卻可以感覺她的表情很認真。

「你很在意一個人的狀況吧?」

「誰?」

「昨天跟你發生爭執的那個女人。」

 

雖然女乘客之後的狀況,穆直的確有些在意,畢竟他有點介意自己說的那些話到底會不會造成什麼不良後果?但是,為什麼這個女孩會知道?她那時應該還沒上車吧?難道是羊咩咩告訴她車上發生什麼事的嗎?但縱使如此,她憑什麼篤定自己一定很在意?

 

在穆直還沒來得及反應之前,水滬從口袋拿出一隻巧克力棒。

「這是答案。」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打狗扛霸子--高雄市公車部落格

DaGo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