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如果大家有什麼好點子,都歡迎多多發言喔:)

「這是關鍵。」 

當水滬拿出巧克力棒時,玩偶們紛紛發出驚嘆的聲音!

「哇~~~我要吃!」羊咩一躍而上,抱住了水滬手上的巧克力棒。

「不可以。」水滬用另一隻手拎著羊咩咩軟綿綿的身體,淡漠卻堅定的直視著穆直──「你應該知道我想說什麼吧?」水滬如是說。

「唉?」穆直茫然的望著水滬,。 

「咦?」水滬回望穆直,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她的眼神彷彿訴說:「你怎麼可能不知道?」

滿頭問號的穆直,就這麼呆呆地跟水滬對看著,一句話也沒說上來。

「所以我才說我要吃嘛……」被懸在半空中的羊咩咩嘀咕著。

 

就這樣,穆直與水滬處於一種尷尬氣氛的狀態,水滬用正跪坐的姿勢面對穆直,而穆直則是盤坐姿勢帶點不好意思的表情把眼神移開──

玩偶們看著水滬拿出巧克力棒的同時,彼此互相交談討論著,似乎有發現什麼蹊蹺,卻又面有難色地選擇沉默,直到有「偶」終於受不了這個狀態! 

「喂~你們是在相親嗎?」鴨寶不知何時跳到兩個人中間,不耐煩地開口道:「房子小姐,我想阿直應該不會明白妳想表達的事情喔!」

「什麼?」水滬對鴨寶的發言感到驚訝,接著逼進穆直,以一種非常不可思議的表情質問穆直:「所以你真的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嗎?」

「不……不知道。」穆直以一種極為慚愧的語氣回覆她的質疑,雖然他壓根兒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感到慚愧!?  

「所以你不知道,透過甜食可以讓玩偶協助你,找回遺落記憶的這件事嗎?」

「耶?有這回事嗎?」

「啊~~那你究竟和這些會講話的小傢伙住在一起是為了什麼啊?純粹當寵物養嗎?」

「難……難道不是嗎???」穆直一臉錯愕地回答,讓水滬的表情變得比他還錯愕!

「那你們也都沒有告訴他嗎?」水滬轉頭將目光撇向一群坐在穆直身邊的玩偶厲聲問道。

「因為很麻煩嘛~~~」羊咩咩首先開了口:「因為幫忙找記憶這種事情實在很麻煩,而且我們是考量到穆直沒有這種需求……」

「可是我們都有默默幫他喔!例如幫阿直記公車路線圖啦~~依穆直本人那種超級糊塗的個性怎麼可能記憶力那麼好,身為新上任司機都沒出問題,都是我們趁他睡覺的時候,幫他把記憶力中必要卻遺忘的部分取出來呀!」

「而且我們不告訴穆直我們有這項能力,是因為穆直他自己在無意中有表示不需要……因為……」海豹小胖低聲回覆,柔柔的聲音帶著猶豫的口氣,它的眼神飄向掛在牆邊的黑色西裝外套。

IMG_1879  

「這是我們玩偶與主人間的協定,外人請勿干涉。」一隻咖啡色穿著田園風裙子的兔子玩偶,突然出現在玩偶專屬的床上,以一種保護者的姿態,似乎想阻止小胖再說下去。

這隻突然登場的兔子就這樣與水滬對看了幾秒鐘後,水滬似乎明白了些什麼般停止追問。

IMG_1884  

「總之,你很在意之前那個女乘客吧?」水滬重複了先前的對白,她不等穆直回答便繼續說下去,「我之所以會說這東西可以幫助你了解那位女乘客的事情,就是因為這支巧克力棒的緣故──這是那個女乘客留下來的。」

 

「當然,整個來龍去脈是水滬幫我縫腋下時,我告訴她的。」羊咩咩附和解釋著。

「那個時候我不是有跟阿直說,那個女人有掉了某項重要的東西嗎?」羊咩咩滿臉驕傲的表情強調自己「早就說過了」。  

 「透過這支巧克力棒,我可以幫你找到關於那個女乘客的所有基本資料,包括姓名、生日、電話、地址、身家背景等等,然後你就可以使役玩偶去幫她找回她失去的記憶。」 

「等等,我雖然是有點在意那個女乘客啦……但是還不至於要做到這麼麻煩的地步吧?」

「你的意思是說……你打算置身事外嗎?」

「也不是這個意思……只是覺得也不需要干涉到如此深入而已……」

「所以說你在意她,是我誤會囉?」

「我就說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可不可以用比較不麻煩的方法……」妳到底聽不聽得懂國語啊──這句話還沒衝出口,水滬面色卻沉了下來。 

 

「明明在意又不去面對,明明有能力處理卻怕麻煩推三阻四,這種不上不下的態度,只會讓事情變得死不成又活不了……,原來你也是這種人啊!?」水滬用長得清麗端正的娃娃臉,講出很不客氣的話,讓穆直還以為自己哪裡聽錯了?

「讓人看了真是不爽!」水滬終於下了結語,讓穆直清醒過來!穆直肯定水滬的頭腦哪裡有問題!

「我說你幫羊咩咩縫腋下我是很感激,但是也輪不到你來對我說教吧?」

穆直顯得有點發火。

「我在不在意那個女乘客也不關妳的事!妳到底是憑什麼來這裡對我說東道西的?還有妳說什麼玩偶可以幫忙尋回記憶什麼的,我不需要這些亂七八糟的說法,我們現在是活在2012年的臺灣,不是什麼奇幻小說的年代,拜託妳講話時稍微斟酌點!」

望著發怒的穆直,水滬的表情一開始有些吃驚,但是隨後就又恢復成初次見面時平靜、帶著距離感的模樣。

「你還真是個怪人。」

「玩偶會講話這種事情你都遇到了,卻不相信玩偶可以幫忙找記憶?」

水滬淡淡陳述,卻讓穆直感覺到某種受到責備的目光──讓他覺得火大!

「我是說能不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對妳一直要我處理那個女乘客的事情感到非常厭煩!」

談判結束,結論是雞同鴨講。水滬的眼光不再落在穆直身上,她別過頭去,低頭思考著穆直的言論後決定──

「原來如此,那再見了」

水滬起身頭也不回地走向大門,嬌小的身軀讓普通的門也顯得巨大,但此時不知為何,穆直卻無法自制地注視著水滬的背影,直到那背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煩躁感。

 DSC02215        

休假日後的第一天出車,而且是新路線,但是穆直幾乎看過一次路線表就完全記得了,這原本應該會讓他因為覺得自己是天才而得意半晌的,但是此時穆直的頭頂上卻有化不開的烏雲密布──這麼好的記憶力都是玩偶幫忙的嗎?還好下午有四個小時的空檔可以讓穆直好好整理一下思緒,不過靜靜待著除了睡覺也想不出其他結論,因此穆直就搭著高雄捷運到美麗島站附近的熟識店家買點生活用品,回程時順便到一家便利超商買飲料,結果……

 

 

現在是什麼情況?

穆直現在的臉上呈現三條線的狀況,伴隨幾隻烏鴉飛過。

因為眼前的狀態看起來實在太過愚蠢……

 

只是到便利超商買飲料順便上個廁所,怎麼也可以遇到搶案?!

穆直無奈的舉起雙手擺出投降的姿態,卻難以抑制的透露出非常脫力的表情,實在是因為這個搶案看起來超可笑的!

「不……不要亂動……!」聽聲音大概猜得出對方是女性,為何說是「猜」的,因為這名歹徒有所準備的穿著大熱天會被當成瘋子的羽絨外套、鴨舌帽與口罩,只露出一雙眼經,因此根本看不清楚犯人的面貌。

 

不過超沒魄力的恐嚇,搭配持刀的雙手不停顫抖,穆直感覺自己只要向前圈住犯人嬌小的身形立刻就可以解決問題!不過,正當他如此盤算時,犯人突然拔腿跑了出去!

 IMG_0920  

「咦?」穆直非常訝異犯人居然沒有等到現金到手就跑掉!?隨即穆直拔腿也追了出去!不過犯人的腳程還算快,倏地消失在轉角處,等到穆直再度發現犯人出現在公車站牌的位置,已經來不及了!

 

只留下一地外套、口罩、帽子。

 

「絕對是上車去了。」穆直盯著才剛駛去的52路公車。

 IMG_9308  

「呼……呼、呼」一名年約二十幾歲的女孩子,抓著拉環,感覺得出來她似乎試圖壓抑自己喘息聲。

這是駕駛長方宥希所駕駛的車輛,從剛才宥希就發現這個急急忙忙不顧乘客過多,硬擠上車像在逃難似的乘客有些怪異,並且不斷地透過窗子向後看,雖然如此,但是沒有證據宥希也不能隨便詢問什麼。  

 

而且……

更重要的是,這名匆忙上車的女子,似乎跟宥希有著朋友以上的交情?!(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GoBus 的頭像
DaGoBus

打狗扛霸子--高雄市公車部落格

DaGo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蓮乘客
  • 高市公車紅70的司機先生們都很優,我想在公車處按讚,或給予掌聲;可是都找不到顧客服務滿意表或是留言處,謝謝你們!辛苦了!!
  • 謝謝您的留言
    我們將協助將您的鼓勵轉PO至粉絲團
    期待您的鼓勵可以傳達到駕駛長的心中喔

    DaGoBus 於 2012/05/30 21: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