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141  

「宥希,你對西裝有什麼概念?」午餐時,趁著難得碰面的時候,穆直順口問了跟自己同期進公車處工作的方宥希。

「西裝?」宥希似乎不太感興趣,自顧自的吃著便當──畢竟休息時間只有三十分鐘。

為什麼穆直要問這種奇怪的問題?

其實是因為先前水滬的事件,讓他開始意識到自己好像忘了些什麼。

「小胖,你們擁有找回記憶的能力是真的嗎?」

「真的。」

「那為什麼都沒有告訴我?」

「因為阿直你……」 小胖表現出有些為難的樣子,咖啡色兔子看見了,就接著說下去「因為使用這種能力必須得到你的允諾才可以。」

「但是,就我們的立場,我們得到你給與的訊息是──不希望得知此能力的資訊。」  

「此話怎講?」

「因為,我們玩偶行使某種等級以上的能力,都必須經過主人的同意,但是……唉」咖啡色兔子表現出一副很難說明的表情。

「你記得關於這件黑西裝的事情嗎?」

「咦?」

「我知道是我老爸的西裝……然後……」

「不記得了吧?」

確實是如此,穆直除了基本的訊息外,對這件西裝的記憶幾乎完全空白!但是,這卻是一種違和感,因為他感覺自己似乎不是忘記,而是記憶裡有某個指令,組隔自己想起關於西裝的相關訊息!

「怎麼會這樣?」

「這是阿直你下的命令喔!」

「這也是你第一次使用我們真正的力量。」  

「所以……能找回記憶嗎?」

「你真的願意找回來嗎?」

 

穆直並沒有回答。

明明在意又不去面對,明明有能力處理卻怕麻煩推三阻四,這種不上不下的態度,只會讓事情變得死不成又活不了……,原來你是這種人啊!?

腦海裡又浮現出水滬的話。真奇怪,才見過一次面的人,為什麼她講的話居然讓人如此介意!?穆直自認為不是個愛鑽牛角尖的個性,會記得別人說的話,記得那麼清楚還是頭一次。

 

不過她好像也沒有完全說錯。──穆直想到昨天並沒有回答玩偶們的問題,他發現自己似乎真的有這種愛把問題擱下不去處理的習慣。

「擱下不去處理嗎?」這似乎是某個很重要的關鍵,似乎因為這個習慣,穆直曾經失去很重要的東西──!

「對了!昨天有個搶匪似乎上了你的車耶?」 

穆直的發言讓宥希差點噎到!

「我知道……站務長有通知我……」宥希喝了口水,起身準備下個班次的出車。

「可是,我那裏的乘客每個都看起來超~善良的,我根本看不出是誰。」

 

那當然是騙人的。

 

其實宥希大概知道那個乘客有嫌疑,只是因為那個答案太令人驚訝了!讓他不想往那個方向去想,因為昨天那個氣喘吁吁的乘客雖然沒有讓宥希看清楚臉,卻不小心留下了她的駕照──梁嘉圓,宥希失散多年的青梅竹馬。

雖然髮型改變了,但是瘦高的身形,及畏畏縮縮的走路姿態,都跟高中時期一模一樣!宥希下意識的將證件自行保管,因為他有預感嘉圓會再度出現。

 

 IMG_0408  

日光鋪陳著城市的街道,冷峻的空氣中,飄著淡淡雞蛋花的清香。

女孩蹲坐在水池旁,心不在焉的望著池畔的水,緩緩的流動著。

水聲猶如時間之河發出緩緩流逝的聲響,她的眼眸裡並沒有應出眼前的景象,她陷入一如往常的沉思。

 IMG_0414  

總是恐懼,總是沒有自信,總是認為只要稍微的改變任何事,就會全盤皆輸。

 

思考是她的習慣,卻是令自己極度痛恨的習慣,強迫性思考是她長久以來的病狀,她的腦袋裡永遠必須存在著某些事物,然後不斷的反轉,直到疲累而睡著。

明明知道這樣是沒有意義的動作,卻還是無法徹底說服自己不去這樣。

沒有理由,卻永恆的執行下去,她的腦袋,就像只盡忠的機器,絕對服從某種詛咒式的命令。

 

比較,評估利害,然後繼續比較。──這是梁嘉圓這個人的思考程式。

 

一頭如黑綢緞般流洩腰際的秀髮,被微熱南風吹拂而揚起。嘉圓穿著一身白色系的洋裝,纖細的肢體顯得輕盈,走在日光構築的明亮流域裡,她不自覺的走到那意義重大的公車亭,當時的她跟今天一樣穿著白色洋裝。

IMG_0449  

 

當時的她,正因為一個決定而煩惱不已。

「如果你有參加考試的話,現在應該早就是準大學生了。」嘉圓腦海中不斷重複著導師電話中的訓話,斥責著她當初因為考試當天愛犬阿吉出車禍而放棄考試的事情,其實,她自己也非常矛盾、後悔,甚至怨天尤人,只是當這些惱人的情緒被人正面煽動,就會像地雷被正式踩爆般,所有負面想法一舉爆發!

 

師長斥責的語句,宛若錄音機重複撥放的聲音,縈繞腦海無法散去!雖然知道越是往牛角尖鑽只會越來越負面,但是當她發現許多成績不如自己的同學都已經考上學校……,「落榜」這兩個字變得意外沉重。

 

「妳該不會還在懊惱吧!」一隻大手突然按住了嘉圓的頭,用力的亂揉!

「幹什麼啦!」嘉圓撥開宥希的手怒斥。

「幫你揉掉妳的牛角尖啊!」宥希毫無愧疚之意的回應她的怒氣,身為青梅竹馬的他非常了解嘉圓那種非常看不開的個性!當他知道嘉圓因為阿吉而放棄聯考機會時,就料到她一定會陷入低潮非常久的時間。

「唉,妳喔……」

「想說什麼就說啦!」

「妳該不會想把拿落榜的結果來責怪阿吉吧?」

「才不會呢!」這是事實,因為阿吉是嘉圓跟宥希一起撿到的小狗,她非常寶貝阿吉,絕對不會希望牠有任何差池。

「原來如此。」宥希彷彿了解什麼似的頻頻點頭。 

「所以你……只好拿落榜的事來責怪自己囉?」    

「咦?」

「被說中了?」此時宥希綻放非常溫暖的微笑,憐惜的語調如微風般吹入嘉圓的被懊惱遮蔽的心靈。 

 

「也許我不該這麼說,但是我很高興你選擇了阿吉。」阿吉發生車禍的那天,宥希剛好身處外地,無法立即趕回高雄。後來,當宥希趕到動物醫院,知道嘉圓堅持不願意離開阿吉身邊去應考時,內心確實百感交集。

 

嘉圓居然如此重視阿吉──只因為宥希說過,對他而言,阿吉是他唯一的親人。

 

「我早就該謝謝妳了。」宥希輕聲道謝,手裡拿著一只要送給嘉圓的熊寶寶玩偶,他的語氣簡潔卻充滿真誠的情感。

IMG_9248  

 

這是嘉圓第一次發現自己愛上方宥希的那一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GoBus 的頭像
DaGoBus

打狗扛霸子--高雄市公車部落格

DaGo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