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愛與恨是一銅幣的兩面。」從明白自己愛上方宥希那一刻開始,嘉圓便明白了這個道理。

因為聯考失利,讓嘉圓被嚴格限制出門。從父母隱晦的語氣中似乎懷疑嘉圓是交了壞朋友,所以才會沒去考試。然而,嘉圓卻又不肯直接告訴父母自己沒去考試的理由──畢竟,她知道那種理由只會引來更大的撻伐外,還會牽扯宥希備受責難。不熟悉說謊的嘉圓,只好選擇沉默,接受父母的責備與要求,被「軟禁」家中,不與外界朋友聯繫。

 

連手機都被沒收!

 

突如其來的被限制外出,電話、網路皆被斷絕聯繫,讓嘉圓完全無法跟宥希說明自己消失的原因,日復一日經歷了三個多月的思念宥希的煎熬,最後等到終於父母氣消,讓嘉圓得以外出時,才赫然發現,宥希早已搬家的事實。

 

當時的嘉圓就這樣站在早已人去樓空的騎樓下許久,她沒有哭,應該說她根本哭不出來,這是她第一次嘗到恨的感覺。她恨自己的父母為什麼如此無法體諒自己?她更恨唯一知道自己缺考理由宥希,居然如此狠心,沒有留下隻字片語就離去!後來的幾天,她都刻意跑到宥希舊家試圖找到宥希留下的任何訊息,她也到各個曾經與宥希一起去過得地方,留下過回憶的地方,努力的尋覓,直到她放棄選找的那一天,她依舊什麼都沒有發現,最後,她憤怒的將宥希送給自己的玩偶,放在騎樓下,轉身離去。

 IMG_0484

 

IMG_0485  

初戀就失戀,還付出了名為「前途」的代  價!讓嘉圓開始封閉自我,她的心逐漸沒有感覺,愛、喜歡之類的,心跳的感覺她再也不記得了,她變得像個機器,順利的依照父母期望考上理想的大學科系,然後順利畢業,依照父親的安排進入家族公司工作。

 

從宥希消失的那一天起,嘉圓心中唯一殘留的只有恨的苦味。她如今還很難明白,為什麼以前曾經擁有的那麼多快樂、甜美的感覺消失不再,愉快的回憶畫面至今猶存,卻像褪色的老電影般,沒了滋味。直到一天,父親安排嘉圓跟好友家的兒子結婚的事,觸動了嘉圓靈魂的舊傷口。

 

「爸,你真的知道什麼是愛,什麼是喜歡嗎?」嘉圓被突如其來的婚事安排氣得跳腳!她憤怒地說:「爸!你的心臟真的有跳動過嗎?如果你是一個活著的人,你怎麼能做到這麼狠心?」當嘉圓看著即將與自己結婚的陌生男子,突然間她想起了宥希的臉。

然後,她跑了出去,不再回家。

 IMG_0985  

「丟掉的一切,我都要搶回來。」

 

她再度跑到過去宥希所居住的老家,現在早已變成一家便利商店,她很明白當初自己拋棄的,宥希送的玩偶不可能還留在原地,但是無論如何她都想要拿回那個玩偶,不管犧牲掉什麼都無所謂。

 

「不……不要亂動……!」愚蠢也好、天真也罷,她毫無頭緒戴上口罩、外套,拿著美工刀就隨意的跑進了那家店……。

 

 IMG_1216      

宥希正例行性的駕駛公車,隨身還攜帶著印著「梁嘉圓」名字的證件,他不禁意地嘆息。

「對了!昨天有個搶匪似乎上了你的車耶?」 

他想起午餐時間穆直跟自己的對話,實在讓他毫無頭緒。那個女子的身影及名字,很確定就是老朋友梁嘉圓,只是,從小身為乖乖女的她怎麼可能會去搶劫?

 

在這麼詭異的情況下重逢,讓宥希不由得再度大嘆口氣。

「肖年仔,常嘆氣會衰喔!」從後面博愛座傳來老婦人的聲音,讓宥希意識到自己實在太沉溺在自己世界裡。

「歹勢啦!」宥希減短的回答老婦人表示歉意。

「失戀喔?」出乎意料的直率問句,讓宥希哭笑不得的順著回答──反正,現在車上除了這個老婦人以外,就只剩下最後一排正在打情罵俏的情侶,聊一下無妨吧?

「對啦!女朋友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其實正確來講,他跟家原根本還不算情侶,而且要講失蹤也是自己先失蹤的,不過無所謂吧?反正只是閒聊。

「一定是你做了什麼虧心事,女朋友才不要你齁!」老婦人越問越起勁,宥希開始後悔自己幹嘛這麼配合回答。

「代誌不是那麼甘單啦……」夾雜著台灣國語的對話,一來一往讓宥希越來越哭笑不得。

「不管蝦咪歹誌,攏愛好好解決才對。」老婦人倒是一點也不膩的持續勸說著。

 

其實,宥希不怕道歉,也不害怕面對嘉圓,只是他還沒準備好該怎麼跟嘉圓解釋這一切,又不會讓她受到傷害。他知道自己不告而別會對嘉圓造成很大的打擊,但是當時如果他繼續留在那裡,嘉圓有可能會遭受更多的責難,當時嘉圓還不知道,其實她父母早就知道,嘉圓是為了宥希才沒去考試,因為宥希曾經為了讓嘉圓早點被原諒而親自拜訪她的雙親,表達歉意。不過,與其說最後有沒有被諒解倒是不重要,重要的是,嘉圓的雙親完全不認同宥希這個人。

 

他們認為,嘉圓就是被宥希帶壞的。

 

當宥希領悟到無法改變嘉圓父母對自己的看法時,他才決定要退出。因為繼續耗下去只會對嘉圓造成更大的傷害。因此,在一次宥希雙親決定離婚的情況下,宥希就選擇跟父親離開了高雄。

 

直到這兩年,宥希才又回到高雄。

 

要說不想見嘉圓絕對是謊言,但是他還沒準備好要怎麼面對她,回到高雄初期她也曾悄悄回到過去梁家探視嘉圓身影,不過嘉圓似乎也搬走了。後來,宥希經過考試找照公車駕駛長的工作,心想有了穩定的工作,也許梁家的人會對他改觀也說不定?

 

才剛決定要透過高中同學,開始尋找嘉圓消息的同時,居然就在車上遇到她!熟悉的姿態,慌張的表情,雖然只是透過後照鏡看到,但是宥希都非常確定那是家圓!

 

「若是不好意思道歉,阿嬤可以幫你出主意喔!」聽到阿嬤的聲音,宥希這才發現老婦人根本沒放棄問他女朋友的事情。

 

無奈之於,當宥希正想著該如何塘塞阿嬤的問題時,他看見遠遠有人揮起手要求公車靠站的訊息。

 

終於得救了!宥希總算鬆口氣的打了方向燈準備靠站。

IMG_1001

「阿嬤,我要工作不方便聊囉!」當宥希靠站,輕鬆回頭答覆阿嬤的問題時,木光角落卻瞥見了一名熟悉女子的身影。

 

是嘉圓……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打狗扛霸子--高雄市公車部落格

DaGo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