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525      

休假的時候,穆直習慣睡到中午時分才懶懶散散的起床,隨意打開冰箱,找些食材丟到鍋裡烹煮便成了一道美味的午餐。他的廚藝遺傳自母親,對味道也特別敏銳,然而因為長期只與玩偶們同居,所以一直都沒有發現自己很會做菜的事實。

 

直到在七年前,當時為了照顧罹患癌症的好友蓉清,才發現了原來自己很會做飯的特色。「沒想到你這麼會煮菜」當時因為長期化療導致虛弱不堪的蓉清,在品嚐了穆直燉的雞湯後,難得綻放了萬分燦爛的笑容。

 

穆直美次看到蓉清的笑容,其實內心一直感覺到非常複雜。因為榮清是一個只有一種情緒的女孩,不是面無表情,就是微笑,而在住願之後,微笑次數逐日漸少而面無表情的狀況卻變得頻繁,到最後穆直再次到醫院探望她時,她已經失去了所有表情。

「阿直,生活究竟有什麼意義?」

 

這是她墜入永恆睡眠前最後留下的一句話。

 

穆直沒有回答。因為他也不明白答案是什麼,他只是淡淡的露出無可奈何的寂寞神情,在喪禮上默然祝禱,期待蓉清的心能獲得救贖。而當時在喪禮時所穿的那一身黑西裝,其實是榮清生病前特別為穆直所設計的衣服,她總說穆直的身材高挑,肩膀又寬很適合穿西裝,還說一定要在學校成果展時請穆直當她的模特兒,展示她所設計的一套套西服。

 

衣服做好了。然而蓉清的畢業典禮卻是在住院中渡過,為了不讓她感到遺憾,穆直總會帶著那件特製的黑西裝外套,到醫院穿給蓉清看。

 

七年後的今天,那件黑西裝仍就掛在穆直的衣櫥裡,不管如何遷移搬家,穆直總會帶著那件黑西裝,也許是為了記住蓉清最後的請託──生活的意義,究竟是什麼?因此穆直無論如何,都希望可以找到這個答案。 

 

這七年來,穆直一直很難明白自己對蓉清究竟懷抱著什麼樣的心情,說是好友,然而他們卻不善於分享彼此,說是親人,彼此卻又不像親人般的緊密聯繫。若即若離卻無法分離的關係,說不能失去彼此就太重了,只是當蓉清離開後,穆直卻覺得內心有了一個難以言喻的空洞。

 

蓉清與穆直之間的情感大多建立在靜默無聲之中。

 

「阿直!湯滾很久了啦!」鴨寶的聲音劃破穆直的思緒,將他強制拉回現實,此時他才意會到,其實自己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過去的剪影裡。

關上火,穆直呈了一碗麵走到客廳,一股腦兒的窩在沙發,這才感覺到背似乎壓到了什麼東西?原來就是那件黑西裝。

 IMG_0527  

「怎麼會放在這裡。」穆直隨手攤開西裝外套舖在自己身上,觸摸著西裝布料,午餐的食慾全然消逝。

「我一直都在逃避嗎?」穆直傾著頭望向一旁的玩偶們,若有似無的音量,不確定他是否正在索求外界的解答。穆直回想著先前公車上遇到的兩名女子,一個善於用挑釁及攻擊的態度,武裝自己,卻也傷害自己。一個則是擁有清澈透明的靈魂,思緒總是走得比自己還要快速,她指出穆直善於逃避的心態而離去,卻在穆直的心裡留下了迴響。

穆直開始思索自己,對於那個留下巧克力棒的女子,是否如同房小姐所言般的介意。那女子的不坦率,讓她不由得投射出蓉清冷漠的臉龐,然而那又如何?那畢竟不是蓉清!

 IMG_1212  

所以,我究竟想要做什麼?

七年前的我究竟想對蓉清說些什麼?

 

「阿直,生活究竟有什麼意義?」

這句話在穆直的腦海裡從未消失。七年過去,穆直仍舊沒有找到任何答案,他帶著黑西裝到處旅行,與各式各樣的人邂逅,雖然得到了許多全新的體驗,卻始終沒有找到答案。而先前那個總拿著手機,繞著自殺話題痛苦不堪的女乘客,實際上也遍尋不著生命價值而受苦的可憐人吧?要說自己真的對那女子有任何的掛念,也許是希望可以為她找到答案,幫助她得以解脫。

 IMG_12122  

解脫,每個人都找尋找解脫,難道這個世界真得如此不堪嗎?

 

穆直閉上眼,輕聲嘆息。

 

「玩偶會講話這種事情你都遇到了,卻不相信玩偶可以幫忙找記憶?」 

水滬的話此時浮現腦海──玩偶可以找尋記憶?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當時水滬說可以透過玩偶尋找記憶,來幫助人們找回曾經幸福的感覺,那是否就可以幫助人們找到生命的意義?

 

「你們真的能幫忙找回記憶嗎?」穆直對著窩在沙發深處的海豹小胖姐姐問道。小胖有些尷尬的微笑直視穆直:「其實是可以的,只不過現在不能用。」

「為什麼不能用?」

「就如同先前說過了,跟你本身的意願有關。」

「我的意願?」

「此時的你並非真正的希望使用我們的能力?」

「是因為之前提過的……跟那個契約有關係嗎?

「可以這麼說,但也不完全是。」

「你這麼說,究竟是什麼意思?」

「我們只實現你真正的願望。」  

「我的真正願望?怎麼說?」

「這就要問你的心了。」 

  

       

關於契約、玩偶們的超能力等等的事情,其實穆直根本就沒有細想過。但是也不能說沒有細想過,更貼近的說法是──相關資訊在穆直的腦海裡遍尋不著。關於當初是怎麼發現玩偶會說話,怎麼開始與它們同居,實際上穆直沒有具體的印象,就好比明白整個人生至今為止的故事大綱,但是隻字片語、段落、章節、標題他一概不知!記憶像是被刻意的抽掉!?

 

「關於你們說的契約內容,到底是什麼?」 

「除非你自己想起來,否則我們不能說。」

「那萬一契約內容,就是要忘記我們做過約定,那該怎麼辦?」

這一點你不用擔心,忘記是頭腦的工作,不是靈魂的責任。

 IMG_0868  

「頭腦會忘記,心卻不會。」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打狗扛霸子--高雄市公車部落格

DaGo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