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要問你的心了。」

話雖如此,但是究竟要如何尋問那個無法描繪形狀之物。玩偶們在那次休假後便顯得靜默,似乎不願跟穆直做任何多餘的交談。

 IMG_1140      

就像是刻意在隱藏些什麼。

 

「你幹嘛問我房子(指水滬)住哪裡?」羊咩故做神氣愛理不理的看著穆直。

「你管我。」穆直看著羊咩高傲的表情實在有夠煎熬,他耐著性子,繼續與羊咩周旋「我有事情要問她,拜託你告訴我一下。」

「想問關於契約的事嗎?」海豹小胖笑瞇瞇的詢問,感覺好像它早已看穿穆直的想法。

「總之,拜託你們告訴我吧。」

「也不是不能告訴你啦……」羊咩咩故做思考狀。

「只是,我覺得沒那個必要耶。」羊咩咩挑眉的姿勢讓穆直整個火大了起來!

「你說沒必要是什麼意思──」

「叮咚!」穆直來不及發脾氣,門鈴就響了!

「江穆直掛號。」再怎麼不耐煩,穆直只得搔搔頭,往大門走去。只不過,當他開門的瞬間,除了憤怒以外,更多的是脫力的感覺。

「怎麼會是你啊──」站在江穆直眼前的是一個瘦小可愛的身影,清秀的臉蛋搭配一頭短髮,這名貌美卻面無表情到令人有點火大的女子,化成灰江穆直都認得──她是房水滬。

「所以我就說沒有必要告訴你她住哪裡嘛~~」遠處傳來羊咩咩得意的嘻笑聲,在此讓江穆直無言以對。

 

「你來做什麼?」其實穆直心裡並非想如此冷淡的對待水滬,看到水滬的出現,她心裡其實感覺很開心,只是因為一下子情緒轉折的太突然,讓他內心彆扭的防備機制瞬間驟起。

「我是來送專屬於江穆直的掛號信。」看到江穆直面有慍色的神態,水滬不僅不生氣,反而非常平靜的清楚陳述著內心的話語。

「我的掛號信?」

「是的。」 

「什麼掛號信?」

「關於真相,要請本人簽收。」

 

 

*  

妳為什麼會過來?──縱使諸如此類的疑惑湧上心頭,穆質還是領著水滬走到客廳。水滬就坐在沙發上,而穆直則選擇了旁邊單獨的座椅,或許因為緊張,讓穆直正襟危坐起來。

「不生氣了嗎?」

「生氣啊。」

那妳為什麼還要過來?──穆直差點脫口而出這句話。

穆直與水滬間的空氣佈滿莫名的緊繃感。

「我並不是生你的氣──」水滬的聲音跟平常是一樣的,不過似乎又有些不同,好像更加有感情,更貼近真人。

「我只是覺得很可惜,因為你明明可以擁有很多很好的東西,但是你卻視而不見。」雖然我早就知道其中的理由──水滬雖然想這麼說,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她如水波流轉的目光投向穆直的臉上,有著沁入人心的力量。

「而且我也得為先前一直強迫要去你幫那位女乘客找回記憶的事情道歉。因為我當時並不清楚,原來你的記憶封存的徹底,所以我當時真得不該如此勉強你,真的很抱歉。」 

 

「怎麼樣都好,一切都無所謂了 。」穆直為了揮去心中的疑惑,他決定主導這次對話的內容。

「總之,我想詢問你關於先前提過的──『玩偶能找回記憶』的事情──我想明白這句話真正的意思。」

 

水滬似乎早已料到穆直會如此般追問這件事,在回答前流露出一種遊刃有於的笑容。

「玩偶確實能找回記憶──正確的說,玩偶不僅能幫助人找回記憶,更能幫助你控制記憶。藉由與玩偶相處的時間越長,玩偶與主人間波動頻率越相近的同時,玩偶就能與主人共享記憶。」

「尤其像你這種能與玩偶對話的人,你與玩偶之間的羈絆也就更為深入,玩偶不僅能與你共享記憶,更能與你共同分擔情緒上的壓力、以及無法承受的回憶──但是,你卻說你完全不知道玩偶能與你分擔記憶之類的事情,當時令我太訝異!」  

「所以你說要我簽收的『真相』,究竟是什麼?」

水滬挺起身子,用認真的表情面對穆直。

「真相是屬於渴望它的人,所以,我必須先確定,你渴望簽收這個『真相』。」

「先前羊咩咩告訴我,你渴望知道你遺忘的過去,究竟是什麼?希望我可以幫助你。」水滬的目光瞥向一旁休息的小羊咩,「但是我告訴它,我必須確定你想知道。」

「相信我,關於你的記憶,你擁有絕對的自由不去想起這一切。因此要不要想起來,全看你的心,沒有人可以勉強你要或不要。」

 

「所以,你希望想起來嗎?」

 

「是。」為了不背叛自己的心。

「那麼羊咩,可以請你幫助我吧?」

「原本應該是不可以的啦~不過因為房子幫過我,所以在玩偶紀律上是可以為主人以外的人,使用一次記憶搜索的能力。」 

「謝謝,那就開始囉!」水滬突然把羊咩咩抱起來,親了穆直一口!「啾」的瞬間,眼前的時空開始變化!宛若時空旅行般,眼前的景致一切有了戲劇化的轉變。

 IMG_05861  

「這是穆直的心靈空間喔!」羊咩咩臉紅又得意的解釋著。 

 

空間內出現了一個女孩。走在湖畔,看起來很焦急的四處張望,湖面上浮著一顆球,似乎是那女孩子掉的。然而那顆球存在又好像不存在般,有著模糊的形狀。

「這個女孩是誰?」

 IMG_1138  

水滬沒有回答,只是要穆直安靜的看下去。視覺的角度從原本的俯視突然變成水平,穆直得以直視那女孩的臉容,卻看不清楚期輪廓──女孩的臉被的瀏海掩飾,看不清楚眼中的情緒。然而那女孩的臉龐卻滑過幾行珠淚,穆直下意識的認為,女孩應該是在找尋湖面上的球。穆直伸手想處摸球體,卻遭到水滬的阻止「先別有動作,我們還不清楚整個空間的狀況。」

穆直只得繼續觀察下去,當這個女孩的眼淚落盡,整個空間的氛圍突然有了劇變!

「又是這種感覺嗎?」緊繃的、焦躁的、沉重不已的氣氛環繞四周。

「發生什麼事了嗎?」

「安靜點,關鍵快出現了!」

然而卻在氣氛轉換之際,水滬與穆直被彈回現實。

「這是心靈空間閉鎖反應。」羊咩咩難得正經的口吻,顯示出它同樣感到驚訝! 「簡單的來說,就是接下來的事情,是穆直你強烈的拒絕被讀取的秘密。」

「所以,就沒戲唱了嗎?」

「可以這麼說。」羊咩咩翻身仰躺在沙發上,露出白嫩的小肚子,示意討摸摸。

「也沒這麼嚴重,我覺得我們還是有收穫的。」水滬觸碰羊咩咩的小肚子,溫柔的撫摸著。

「至少,我們知道那顆球應該是你促使遺忘記憶的重要關鍵。那麼,你這邊是否有觀察到什麼奇怪的狀況?」

「我這邊感覺到的狀況,大致上應該跟你們知道的都一樣,不過剛剛氣氛一下子突然改變,讓我很介意。」

「什麼氣氛改變?」

「就是剛剛本來很寧靜的氣氛,不是突然變得很沉重嗎?」

「你說什麼?」水滬與羊咩咩不約而同的朝著穆直發出疑問──顯然,大家在這次心靈空間體驗中所感受到的,是完全不同的事情嗎?

「簡單的來說,就是穆直體驗到跟我們完全不同的狀況──正確的來說,穆直有連結到心靈空間中的比較深層的地方。以看電視為比喻──水滬跟羊咩都接收到了畫面,但是穆直卻不只接收到畫面,還聽到了聲音,因此就格外可以感受到整個空間的狀況。」不過由此可見,穆直與空間中的女孩應該強烈的靈魂事件,否則應該不會在讀取這個心靈空間時受到強烈反彈,。

「靈魂事件?」

「對,好比是親人,或很要好的朋友之間發生過什麼讓你印象深刻的事。」

「可是,我跟完全不認識那個女孩子耶?」 

「有時候一些比較痛苦卻不能忘記的回憶,會以隱晦的方式紀錄,會用情緒的狀態儲存。這樣的狀況大部份會跟自己生命中的重要的人有關。」   

「重要的人?」 

「是的,雖然你感覺自己心靈空間裡所發生的事情都很陌生,但是其實人類無法辨別不存在於頭腦裡的事物,所以正確的來說,你所讀取到的那種沉重氣息,會令你那麼介意的重點在於,實際上那個沉重的氣息就留在你心底。你真正讀取到的是你內在隱藏的沉重與痛苦,並非是別人的,別人的痛苦是為了引導你審視自己內在的痛苦罷了。」 

 

「隱藏在我內在的痛苦、投射重要的人?」

「所以,現在該怎麼做?」

「問問你自己,對你而言哪一些事你覺得重要的人?」

突然被如此詢問,穆直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妳不覺得我們離題了嗎?」我們一開始好像是想找回記憶之類的……

「一點也不。」水滬的表情,擺明了──乖乖任我擺布吧的意思。

「你在剛剛的心靈空間中感受到的,可能就是問題的關鍵。」  

穆直嘆口氣,只得老實的陳述心中的感覺。他被水滬引導著,慢慢細數每個生命中對自己有影響的人,包括父母、兄弟、師長、戀人最後是朋友。水滬要求他說出他記憶中每一個朋友的姓名與特質,最後終於發現了一個關鍵性的障礙。

 

穆直記得一個名字,卻說不出口。他可以陳述那個人的一切,卻始終無法成功說出她的名字,穆直知道他記得,就是無法說出口。

水滬靜靜的凝視著穆直,沒有表情,卻帶著更深的慈悲。

「我想,那個名字,大概是你的傷痕所在吧?」

「那我們姑且不去說那個名字,那你覺得她是什麼樣的人?」

「她是一個帶給我悲傷的人。」穆直嘆了很深的一口氣。

「卻不能忘記的人。」

「為什麼不能忘記?」

「因為她對我來說很重要。」

「為什麼很重要?」

「……我不知道。」

「所以是沒有理由的,就是很重要,是這個意思嗎?」

「應該是吧。」

「但是其實你想忘記她吧?」

「你這是什麼意思?」

「綜合你的說法,她是一個讓你感到悲傷與沉重,所以其實你很想忘記她,但是偏偏她對你來說很重要,所以你又不敢忘記她,在這個衝突的情感下,她的名字成為你感情的障礙。」

「因為你覺得,說出名字,那個悲傷與沉重會再度回到你的生命,但是忘記那個名。」 

「她,還活著嗎?」

「不……」

「那她最後跟你說些什麼?」

「她問我,生命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那你回答她什麼?」

「那時我不知道,所以沒有回答。」

「那現在,你能回答她了嗎?」

「不,我現在仍舊不知道。」

「你應該回答她的。」

「沒有答案,要怎麼回答?」

「你可以誠實的說『我不知道』啊」

「如果回答『我不知道』,你覺得自己可以喊出它的名字嗎?」

「我覺得沒有辦法。」

「那我想,那個答案也許不是你真的想對她說的話。」

 

「你愛她嗎?」

「怎麼突然問這個?」

「回答我好嗎?」

「我不知道。」

「這種事情心中一定有答案的,會不知道是因為還沒勇氣面對那個答案。」

「勇氣嗎?」

「名字,代表著一個人曾存在的證明,你說不出它的名字,就代表你無法真正接受她的存在。」

「你別胡說!」

「你會這麼生氣,代表被我說中了!」

「你給我住口」

「其實你不愛她,對吧。她對你來說雖然很重要,卻不是愛情,這件事情你無法面對,所以你才連同她的存在的記憶一起抹滅掉。」

 

「我為什麼一定要面對!」

「我說過,你有權利不面對,只是我之所以會來這裡,就是因為你想面對啊。」

「否則你為什麼一直想知道自己忘記了什麼?如果忘記的東西真的有那麼不堪的話,你不會那麼想知道。」  

「其實先前那位女乘客的事,只是要反映你內心的陰影,而宥希的傷口也是你內心創傷的投射。我從頭到尾,其實只是希望你看見內心的傷。」

「你幹嘛那麼雞婆?」

「因為我希望你能願意講出我姊姊的名字。」

「什麼?」

穆直瞪著水滬的臉,驚訝到說不出話來。 

「你沒發現嗎?我跟姊姊都很擅長手工藝喔!」水滬想用苦笑化解尷尬的氣氛。「其實,姊姊一直都有憂鬱症,也很依賴你,雖然她自己認為她很獨立。不過,我們家的人都看的出來,其實你付出很多。」

「姊姊應該跟你告白過吧?」

「姊姊說:『你只是苦笑一下,沒有回答。』但是,我認為你應該不愛她。我知道你很重視姊姊,但是,你無法愛她。」

「雖然,那時候我還很小,而且也沒看過你,但是在我第一次上你的車,發現羊咩咩的時候,我就很確定你是姊姊很喜歡的那個人──因為姊姊跟我說過,她也最喜歡羊咩咩了。」 

「房…蓉…清嗎?」穆直突然間,不自覺的喊出那個原本禁忌的名字。他的臉上劃過了一道淚痕。

「你終於願意喊姊姊的名字了嗎?」

「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想忘記她,只是我不能停止多年來不斷譴責自己的聲音,卻又承受不了那個譴責,所以才會……害怕。」

「因為你認為姊姊很重要,但是卻不是愛情。──這件事情令你害怕了嗎?」

「你覺得這樣的自己,給了姊姊期待,卻又無法真正的回應她的自己,是有罪的,對吧?」水滬溫柔沉穩的說出穆直一直以來說不出口的話,而穆直就只是任由眼淚不受控制的落下。   

「真是笨蛋。」水滬用充滿憐惜的口吻,將穆直的頭擁入懷中,許久。

  

  IMG_1154   IMG_1155  

當宥希第二次載到嘉圓,應該是嘉圓故意去搭她的車的,雖然嘉圓什麼話都沒說,卻持續搭著車,等所有乘客都下車後,將位置移到宥希的後側,同樣靜默無語。

並非想詢問關於證件的事,卻也不是想敘舊,嘉圓就這樣靜靜的沉默,但宥希嘈雜的內心已經無法承受的開了口。

原本是很掙扎的,不知道該如何與嘉圓解釋這一切的宥希,卻在遇到嘉圓之後,很多話變得很想說。

「對不起。」

「為什麼一見面就道歉。」嘉圓細膩的聲音還是跟學生時期一樣,讓人著迷。

「因為這句話已經遲了好幾年。」  

「而且,我不是只要為過去抱歉,還要為現在說抱歉。」  

嘉圓沒有回應,只是輕聲嘆息。

公車繼續往前駛去。「除了抱歉你無話可說了嗎?」

「當然有。」宥希突然振作的嗓音,惹嘉圓輕笑。

還有很多事情要說,還有很多空白的疑惑需要填補空洞,但是至少在此時此刻,兩個人原本被拉成平行的線,終於依照自己的期待,而再度交錯,那些被拆分時的無奈與痛,雖然還再痛,但是卻有了復原的可能。

 

原來,那個關鍵性的字彙,就是──房蓉清這個名字。當時玩偶們得到的指令,就是當他再度喊出這個名字前,玩偶們必須不使用搜尋記憶的能力,在穆直依靠自己再度股起勇氣回想起蓉清前,心底的這一些記憶都不能被碰觸。其實,玩偶們並沒有把穆直的記憶封印或隱藏,隱藏的人是穆直自己,只是因為當時穆直太過傷心,不准別人碰觸他的傷口,所以才下了這個指令──不要尋找記憶、不要提起記憶、不要碰觸記憶。所以,玩偶們只是尊重穆直的決定,而今記憶已回歸穆直的內心,那些痛苦已經被化作成長的過去──每個痛苦只是一個故事,當故事被了解了,痛苦也就結束了。穆直決定辭去公車司機的工作,並非有什麼苦衷,只是每個生命都該有個階段,在身為駕駛長的生活裡,讓他藉由接觸他人,進而正視了自己內在的陰暗,品味過那內在隱晦卻重要的心情後,穆直決定再度穿上蓉清為自己特製的西服,拜訪她的安息之處,在那莊嚴神聖的墓前,告訴她,關於江穆直對房蓉清的真實心情──

「阿直,生活到底有什麼意義?」

當這句話再度在腦海裡響起,穆直卻不再感到苦澀。

「也許我們都在尋找意義,但是,只要我們願意真誠的面對自己的心情,除了快樂的回憶外,關於沉重的、悲傷的、痛苦的我們也都一併面對的話,我想也許體驗這一切就是我們活著的意義。」 

 IMG_2087  

當時,穆直的心靈空間中所遇見的女孩就是蓉清,而那顆若隱若現的球就是指穆直內心的答案,當穆直明確的接受了自己真實的心情,以及表達了對蓉清的存在的感謝後,那湖畔的女孩不再流淚,而是笑著揮手,向穆直道別。

創作者介紹

打狗扛霸子--高雄市公車部落格

DaGo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