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jpg      

對於這個世界,你常覺得憤怒嗎?

站在生命抉擇的路口,許多嘈雜的聲音環繞左右,你打算怎麼做?

摀住耳朵,蜷曲起身子在角落為「尚未來臨的未來」害怕哆嗦,說著「這樣就不會被打擾了」的謊言,其實也改變不了什麼。

 

與其抗拒一切,是否接納一切反而輕鬆?所以……

「來,打開門吧。」我對自己說。

讓周遭所有的聲音,都奔入這生命的河流!而我的魂魄就坐在岸上,凝望著河裡泥沙們精彩的爭辯,什麼也不需要做,只需靜靜的凝望,等待河流裡的騷動平靜,我才能從這條生命的河流裡,看見我真實的倒影……。

 

大大的落雷全力擊碎夢境!

 

水滬從夢裡驚醒!濕漉漉的身子縮在公車亭的椅子上,差點忘了自己其實正在避雨。

她恍惚地試著回想方才夢境的結局:在倒影裡,她找到熟悉的光芒……欲傾身汲取,然而,身子卻被荊棘所絆,即刻被無名之力拉扯,身體倒臥在金黃波斯菊叢裡,黑暗襲來,意識消散。

 

「你幾歲?」 

「二十六歲。」   

「真是年輕。」女乘客與司機,正在公車裡進行有問必答活動。

04.jpg   

「怎麼會想開公車?」 

「因為趁著年輕,希望多涉獵各方面經驗。」 

「不無聊嗎?」 

「咦?」

女乘客問話相當直接,讓穆直有些吃驚。 

「一整天開車,同一台車,同樣那幾條路線,不能聽音樂、不能吃東西…… 

我想,也沒辦法傳簡訊……」 

女人的語氣剎時從狂妄轉為黯然的低沉。  

「嗯?喔!是的。」先前令這女人憤怒的關鍵字驟然出沒,使穆直不自覺的心驚。 

談話至此忽然中斷,穆直感覺時間在公車裡停滯腳步;女乘客沒有再吐露任何一個字,她默然將視線轉向窗外,沉思。

 

半晌。

 

「吶……」遲疑了幾秒後,她壓低聲音,用吞嚥困難般的語氣,輕聲訴說。 

「我現在的生活,每天就是按手機、傳簡訊、等回覆,我已經厭倦了……」  

「我討厭……喜怒哀樂一直被手機所牽制著──所以我打算做個了斷。」  

  

「如果他再不回簡訊的話,我就死給他看。」 

 

穆直的腦海裡,浮現了不久前偶然聽見的,她的自言自語。 

「怎麼……了斷?」穆直一問出口就後悔了,他知道這是不被鼓勵的多管閒事。 

轟隆隆的引擎聲,在只有兩個人的車廂裡迴盪,顯得過份吵雜;女子的表情起先是訝異,之後在蒼白的臉上露出意味深遠的微笑。 

「這對你來說,重要嗎?」她試探地說。 

穆直沉默,端正的五官上讀不出情緒

  

如果我說……十分鐘後,如果我老公沒有回我簡訊,我就死在你車上……」她的雙眼,綻放深邃而妖冶的光芒,語氣曖昧而絕對。 

「你會怎麼做?」隨即女人的手指悄然爬上穆直的肩膀──白皙的指尖恰巧與穆直古銅膚色,形成強烈對比。 

突如其來的溫度,讓穆直不由自主屏住呼吸!一股熟悉的壓迫感襲來,讓他愕然失聲,除了訝異,穆直更感覺自己的內心逐漸升起一種複雜的情愫──夾雜著悲哀與憤怒,還有一絲說不出的憐憫。 

他下意識想抵抗這股壓迫感,卻想不出適當的語句應對,正當他即將想出最完美的回應前,那張操控語言的口,擅自行動了! 

「事實上,您想怎麼處置人生是您的自由,我無權干涉。」 

「只是……

 

他握緊方向盤,異常冷靜地說明:「您好像有點本末倒置了。」(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打狗扛霸子--高雄市公車部落格

DaGo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