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嘖嘖~沒有我,阿直根本什麼事都辦不了嘛……」別忘了,先前黑西裝的口袋裡躲著一隻羅莉小羊玩偶,自從被穆直硬塞回口袋裡以後,就一直忿忿不平,牠剪著一頭引以為傲的整齊羊毛瀏海,胸口掛著漂亮的貝殼項鍊,兩邊低垂的耳朵上分別繫著蝴蝶結。

牠爬到口袋的深處,摸索了一下,找到了一隻先前穆直為牠準備得草莓口味棒棒糖,胡亂拆封後,一口含了進去。

「沒用的,這位小妞,掉了重要的東西,找到以前她什麼也聽不進去的。」羊咩咩偷偷露出兩顆豆子大小的眼睛,左邊臉頰因為塞滿糖果而變得鼓鼓的。 

「哇!」穆直大大的手將牠塞回口袋裡。

 

 

「你說什麼?」她凝結了動作,表情從自信轉為錯愕,顯露出遲疑的態度。其實穆直的話講的很清楚,沒有一個字是模糊的,她只是不明白,為什麼每個字都懂,卻聽不懂組合起來的意思。

 

「聽不懂中文?虧妳長這麼大……」羊咩咩一邊嚼著糖果,一邊聽著車內的對白小聲吐槽,再度探出頭來。 

 

「根據我的判斷,您似乎有本末倒置的狀況。」穆直再次說明。

「我是問你,『本末倒置』,是什麼意思?」她的眼睛睜的大大的,驚愕中帶著疑惑,也許是因為她得到了一個從未料想過的答案。

 

「這可以分做兩層面做解釋。」穆直盡責的解釋:「一個是現實層面,一個是心理層面。」

「哈!阿直的哲學家魂又上身了……」羊咩咩挑眉聽著穆直的回應,身體轉為仰躺看好戲的姿勢「這下有得瞧囉!

 

「司機先生,可以請你把話說的簡單一點嗎?」女乘客眉心不自覺的皺起,有一種等會兒將會爆青筋的預感,隨著逐漸湧上心頭的怒氣,她緊緊掐住供乘客攙扶的欄杆,亞麻色的波浪捲髮隨著冷氣的方向微微飄動。 

08.jpg  

「先就現實層面來說吧!」公車行進到路口的紅燈前停下來。

「目前車輛位於自由路上,距離『終點站』建軍站的路程約莫『五分鐘』左右。」

當「五分鐘」的關鍵字一出現,就猶如一顆巨大的石頭狠狠往她的頭頂上砸!她不由得用幾乎扭斷的力道使勁抓著欄杆!

「由於現在不是處於尖峰時段,因此除非遇到特殊交通事故,否則就算扣掉實際路程所可能造成的延誤時間,最多花費八分鐘即會抵達終點站──也就是說,您可能要在十分鐘後在我的車上進行的自殺行動,技術上有相當程度的困難。」語畢,她盯著穆直坦承不諱、認真駕駛的後腦勺無言以對,此時她覺得頭頂上有無數隻烏鴉盤旋聚居!並且異口同聲的呼喚她「傻子」! 

「可惡!」女乘客趁烏鴉們拉稀前振作起來!她深吸一口氣,嚥下口水。

「那……那另外一個理由呢?」她企圖保持高傲以掩飾自己剛才所犯的愚蠢錯誤,可惜語氣任誰聽都有明顯的動搖。 

 

「從心理層面來說。」穆直的語氣平靜,相對於等一下即將出口的驚人之語,穆直的態度安穩的近乎詭異。

 

「您覺得是雞生蛋……

「蛤?」

「還是蛋生雞?」 

「這跟雞蛋有什麼關係?」 

「那我再問明白一點好了。」

「你覺得先有雞蛋才孵出雞,還是先有雞才生出雞蛋?」

「等等!這還不都一樣嗎?況且,這跟那到底有啥有關係?」

「那麼,您覺得是因為您想自殺所以簡訊才沒傳來,還是因為簡訊沒傳來所以你才想自殺?」    

「你到底想說什麼?」

「依照您剛才的答案,這兩者應該都成立。」

「所以呢?」

「既然都成立,也就表示,您其實本來就想自殺,只是在找適當的理由。」   

 

「哇……雖然不是第一次遇到,我還是無法相信有如此誠實的人類……」羊咩咩聽得捏一把冷汗,默默把頭全縮進口袋裡。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就算去死,也都是我樂意的囉?」

「可以這麼說。」

「所以說,你認為我只是在找理由無理取鬧囉?」她最後一絲的理智,宛若最後通牒的語氣;但是穆直無視於她的質問,仍以寧靜的態度,如水中倒影般的速度回應她的提問。

「無論您做什麼都並非是無理取鬧,這只是您的選擇。」

 01.jpg  

說話的同時,穆直看見不遠處有乘客招手示意上車,因此公車緩緩靠站,安穩的停靠在專屬的臨時停車格。

 

「啪!」手提包被狠狠的摔到地上,隨身物品散落一地。

「雖然車輛並非行進中,但是這樣做還是很危險的。」

「覺得我無理取鬧明白說出來不就好了!」  

Desktop3.jpg  

她腦海裡突然浮現了今早離家前與父親的冷言冷語的場景!「連一個丈夫都管不住,都不知道養你做什麼的?」頓時她顏面盡失,氣得奪門而出!

 

「反正,我就是死了活該的那種人,怎麼樣,被你說中了,這樣你很高興嗎?」滾滾淚珠滑過她的臉龐,她的語氣是如此憤怒,表情卻如此哀傷,她站在駕駛座旁通往車門的階梯,她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口,頻頻用袖口擦拭著止不住的眼淚,緊咬下唇的仰望怒視著穆直。 

「我沒有這麼想。」穆直的聲音,低沉而肯定的回應。 

「夠了,我要下車,你快開車門。」

「很抱歉,沒辦法。」

「你只是個司機,有什麼權利不讓我下車!?」她氣憤地將視線轉往旁邊的名牌,確認駕駛長姓名「江穆直是吧!?我回去就投訴你

她往車門走去,用力扯著車門!動作顯得吃力又笨拙。

「這麼做很危險的。」穆直見狀,趕緊拉上手煞車並將車設置為空檔,解開安全帶匆匆離開駕駛座,阻止女子的行動。

「你有什麼權利干涉我!」當穆直拉住她企圖開啟車門的手腕,她氣憤地大喊:  

「難道我連選擇下車都不可以嗎?」 

話未落下,突然聽到一陣刺耳的機車引擎聲急速逼近,繞過公車亭,疾速竄過公車的右側車門!

「為了乘客的安全,未確認下車地點安全時,我不能開車門。」

穆直鬆開女乘客的手,語氣有些抱歉的陳述「造成您的不悅,我很抱歉。」 

望著司機先生低頭賠罪的表情,她瞬間呆住!心想,這個人是怎麼搞的?怎麼可以這麼老實?但是,奇特的是,無論他說再令人難以忍受的話,語氣裡卻完全不含一絲惡意,他的聲音永遠沉穩平靜,就宛如在客觀地評論一件藝術品般,誠懇地表達它的優點與缺點,卻不因為這些優缺點而抹煞藝術品本身的價值。

「你這個人真的是……很奇怪耶!」 

「常有人這麼說。」

「一般司機有像你這麼多管閒事嗎?」

「這是個人的有點困擾的性格。」  

 

穆直彎下身子,一邊撿拾滿地的隨身物品,一邊將物品放回女子的手提包。

119___121.jpg    

「呵……算了。今天遇上我這種乘客,算你倒楣。

「我並不這麼覺得。」

「真是如此嗎?你不是覺得我是個連自殺都要推卸責任的可悲傢伙?」

「我並不是這麼想。」

「唉……你啊……」女乘客無力地扶著額頭,面對眼前這個表情認真的陌生男子,她實在連生氣都氣不起來。

「那麼請問,這位江穆直先生,你一直說你沒這樣想、不是那個意思,請問你到底想說的是什麼呢?」 

「我相信……」他終於把所有的物品都撿回手提包裡,並細心地拉上拉鍊,起身交給面前的女乘客。

「你擁有足夠的力量,去選擇你要的人生。」

 

雖然似笑非笑的表情總令人摸不清楚穆直想表達的情緒,但是,說不上的感覺卻湧上心頭!那是一種久違卻熟悉的靈魂溫度,她知道,那是專屬於自己心臟的溫度。

「希望你自己也能這麼相信。」

IMG_7075.JPG    

語畢,穆直意識到似乎早已延誤工作,便趕緊走回駕駛座開啟車門;車門開啟,剛才急欲下車的女乘客卻失去了行動的意願。(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GoBus 的頭像
DaGoBus

打狗扛霸子--高雄市公車部落格

DaGoB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